诗集大全诗集大全诗集大全

白居易不动刀枪,一首诗竟然让一代名妓殉情而亡,有意还是无意?

南宋祥兴元年,文天祥兵败被俘。

在被押送至北京的路上,他途径徐州燕子楼,有感而发写下了一首《燕子楼》:

因而张家妾,名与山川存。自古皆有死,忠孝长不没。但传美人心,不说美人色。

这诗中的张家妾,便是我们今天的主角——关盼盼。

关盼盼的一生,因霓裳羽衣舞惊艳世人,也因为夫守节感动世人。

然而,贞烈情深的她却一直活在世俗的枷锁里无法自拔,最后红消香断,只留下声声叹息。

有人说,红颜易逝是悲哀,有人说,孤独终老是悲哀。

其实,活在别人的眼光里,不懂得爱自己,才是关盼盼最大的悲哀。

红尘牡丹不自弃,获得良缘名远播

据说,关盼盼本不姓关,她原是西安一户官宦人家的小姐。

奈何自古美人多磨难。

幼年时,因父亲无意间为家人招来杀身之祸,最终家破人亡。

关盼盼虽侥幸躲过一劫,从此也只能隐姓埋名,改姓为关。

为了生计,在十三岁时,卖身进入青楼。

即使身处风尘,她也没有自弃,而是努力学习诗词歌舞。

年岁增长,她出落得貌美如花,配上天籁般的歌喉和超群的舞技,很快便名满徐州。

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文人墨客,都争相赶来,只为一睹佳人风采。

时任徐州守帅的张愔也是其中一员。

张愔虽是个武夫,却装着文人的灵魂。

温文儒雅的他不仅通文墨,还喜歌舞。在张愔看来,关盼盼是下凡仙女,并非风尘女子。

他尊重她,每次都以礼相待。久而久之,一种特别的情愫在两人间漫开,但张愔自觉比关盼盼年长,且家中姬妾众多,怕辜负她,故只为她赎身,还她自由。

对于张愔,关盼盼早已芳心暗许,于是她主动表达心意,不介意年龄和名分,只为常伴爱人身边。

就这样,关盼盼成为了张愔的心尖

贞元二十年,大诗人白居易在任校书郎时间,远游到徐州。

张愔知道关盼盼仰慕白居易的文采,便邀白居易到府中作客,以偿佳人心愿。

酒宴期间,关盼盼借着几分醉意,唱起了悠扬婉转的《长恨歌》,跳起了繁复华丽的《霓裳羽衣曲》。

歌舞一起,艳惊四座。

微醉中,白居易仿佛又看到那能歌善舞的倾国美人杨贵妃重现眼前,于是立马写下一首盛赞关盼盼的诗:醉娇胜不得,风牡丹花。

娇美之态只有那花中之王牡丹可以媲美,能获得白居易如此高的赞赏,无疑使关盼盼的名声更上一层楼。

赫伯特曾说:人不论志气大小,只要尽力而为,矢志不渝,就一定能如愿以偿。

这朵风尘里的娇牡丹之所以能盛开不败,少不了张愔的帮助,但更多的是自身的努力和追求。

在关盼盼看来,若不能脱颖而出,便只能平淡一生。

与其平淡,倒不如保持一丝清明,奋力一搏,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极致,赢得尊重和肯定。

幸运的是,关盼盼成功了。

燕子楼内住佳人,花期只为一人开

自从张愔把关盼盼娶回家后,张家后院便暗流涌动。

在唐朝,虽说男子娶妻纳妾很正常,但无论是哪个女子,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夫君独宠一人。

张愔对关盼盼的情有独钟,引得张愔夫人十分妒忌。

为弥补心中不快,张夫人趁张愔每次外出,便借故百般刁难关盼盼。

但无论张夫人做什么、骂什么,关盼盼都默默承受,将委屈吞进肚子里,不曾向张愔透露半句。

直到有一次,张夫人找关盼盼的不是,被张愔撞见,张愔才惊觉盼盼一直在受委屈啊。

看着忍气吞声的关盼盼,他心痛不已:盼盼为何不说受欺之事?是觉得为夫不值得托付吗?

关盼盼拉着张愔的手说:夫君当然值得托付。但白日里你为政事操劳已是辛苦,如此小事又何必叨扰夫君。只要家庭和睦,夫君健康,便是盼盼最大心愿。

情爱里有一种感情叫爱屋及乌,因深爱着张愔,便不忍他夹在中间难做,即使心里委屈,也毫无怨言。

但张愔不忍盼盼继续受欺负,便花重金在城郊建造了一座别致的燕子楼。

燕子楼落成之日,张愔便和关盼盼居住于此。

郎情妾意,这对老夫少妻在这里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。

每天忙完政事,张愔回到燕子楼陪伴佳人,盼盼会为他煮好一壶清茶,为他解忧。

有时,张愔牵着盼盼在花前月下,笑谈人生趣事;

有时,张愔挥笔纵情画卷,盼盼便从旁研墨写字;

有时,盼盼跳起霓裳舞,唱起《长恨歌》,张愔便在旁为佳人敲击乐器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,大抵就是这样的感情。

可以说,张愔对关盼盼的爱发自骨子里,不忍她受一丝委屈,倾尽所能给她最好的保护。

安逸的生活,美好的爱情,使关盼盼心里、眼里都只有张愔,所有的歌舞诗词也只为他一人展示。

在张愔给的舒适圈里,关盼盼渐渐忘记了如何爱自己,忘记了她也是世俗中人。

可怕的是,人,一旦在舒适圈里待得太久,就没了格局。

困于情的关盼盼视张愔为她的天,燕子楼是她的地,从此视野便只限于燕子楼里的二人世界,再也看不到楼外的繁华世俗。

孤身守节情难忘,世俗眼里未亡人

燕子楼里相守的日子,无疑是关盼盼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

然而时光易逝,世事难料,相爱的两人终归是情深缘浅。

就在关盼盼以为能和爱人长相厮守时,张愔却意外发病去世。

受中唐时期民风开放影响,女子在丈夫离世后可改嫁,故张府里的其他姬妾纷纷外走,为自己找后路。

一时间,曾经热闹非凡的张府变得冷冷清清,关盼盼也失去生活依靠,变得孤苦伶仃。

燕子楼内,景物常在人不再,关盼盼触景伤情,回忆与张愔甜蜜的过往,不由得黯然神伤,她立誓要为张愔守节。

消息一出,世人皆觉可惜

有不少仰慕关盼盼的人,不想伊人憔悴,孤苦终老,便纷纷上门表达爱意。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关盼盼已是心如止水。

她拒绝别人的求爱,甚至闭门谢客,以求清净之所。

她不再梳妆打扮,不再唱歌跳舞,每天素衣素面,写字读书,与青灯常伴,远离世俗喧。

春来秋去,光阴如梭,不觉间,关盼盼已为张愔守节十年。

直到张仲素来访,关盼盼的平静生活才被彻底打破。

因张仲素曾是亡夫手下,在她困难时也曾多次予以帮助,所以关盼盼在重遇故人后,便多聊了几句:

自张公离世后,我只剩没有灵魂的躯壳。若有生之年能再收到偶像诗句,便无憾此生。

看着昔日明艳动人的佳人因用情至深,饱受思念之苦,张仲素顿时生出怜悯之情。

感动之下,张仲素为关盼盼作下三首燕子楼新咏。后来张仲素到长安拜访白居易,讲述关盼盼为张愔守节的事,又将所作的诗交给他。

白居易读后,为关盼盼的深情所动,回忆当初被张愔夫妻热情招待的情景,立马写下三首诗回应燕子楼新咏。

彼时白居易又想:我朝自开国以来,婚嫁自由,妇女不用为亡夫守节。但既然两人感情深厚,关盼盼何不殉情而去?

想着想着,白居易把心中的疑惑写进诗中:

黄金不惜买娥眉,拣得如花四五枚;

歌舞教成心力尽,一朝身去不相随。

将一时的想法写成诗只是无心之为,奈何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关盼盼在得到白居易的赠诗后,呆立当场。

满腹委屈的她失声痛哭:本以为白居易懂我,原来是我一厢情愿。世人只看到我独活,却不明所以!

我非贪生怕死,只是不愿夫君的美名被玷污,让世人误解:离世也要美人相随相伴。

想不到白居易也是如此幼稚的人,用世俗的眼光,批判我的忠贞。但我问心无愧!

一气之下,关盼盼决定绝食,以死明志。

无论旁人怎么劝,她都不听。

十日后,一代红颜随君去,唯留下声声叹息。

活在深情里的关盼盼,心思全都投入到如何维护张愔的名声中,容不得别人说一点他的不是,更容不得别人质疑半分。

燕子楼独居的十年,她早已忽略自己;为情而活的她,忘了如何爱自己,活在别人的看法中。

长期的孤独与空虚蚕食了她的灵魂,让渴望被理解的她经不起丝毫风吹雨打。

说白居易的诗是压倒关盼盼人生信念的最后一根稻草,倒不如说她没有自爱的能力,撑不起风雨人生。

有句说得不错的话:活在别人的眼光下,不如活在自己的期待中。

众口难调,你无法按照别人的看法活出最好的自己,但却能选择活成自己期待的样子。

纵观关盼盼这一生,不懂得爱自己才是致命伤。

倘若她能留三分爱给自己,继续坚守自己守节的初衷,或许她的人生会是另一番光景。

但人生没有如果。

红尘世俗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,过分在意他人的看法,忽略自己的内在感受,最终只会迷失自己。

真正圆满的人生,是走自己的路,赏自己的景,在安然淡泊中默默前行。

往后余生,愿您能活出期待的自己。

作者甘草:甘甘甜甜的才是生活。

举报/反馈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诗集大全 » 白居易不动刀枪,一首诗竟然让一代名妓殉情而亡,有意还是无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