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集大全诗集大全诗集大全

第十一集:杜拾遗被贬回家“自省”

757年正月,安禄山被自己的儿子安庆绪杀死;二月,唐肃宗带领众臣从彭原南迁到凤翔。慢慢的,局势有了好转,一些被胡人俘虏到洛阳的官员开始偷偷地回到长安,长安城中的一些人开始离开长安,逃向凤翔。正当杜甫也准备逃亡凤翔的时候,好朋友郑虔从洛阳回来了,两人再次相聚,悲喜交加,相互诉说着战乱中的故事。

相聚一段时间后,杜甫还是准备要逃往凤翔。离开长安城西金光门的时候,郭子仪的部队和叛军正在激烈的交战,杜甫不敢走大路,只能找山林之中的无人小路走。历经千辛万苦后,五月初的时候,杜甫到达了凤翔,神情憔悴、衣衫褴褛地拜见了唐肃宗,唐肃宗任命杜甫为左拾遗,随身侍奉皇帝。

左拾遗随时一个从八品上的小官职,确可以随时向皇上提出一些意见和和举荐贤臣的责任。正因为这个职位上,使杜甫卷入了长期的政治斗争中去,直接影响到了他后半生的生活。

时任宰相房琯,喜好宾客,崇尚虚名,好发议论,和杜甫、严武的私人友谊很好。朝廷另外一派官员说了房琯很多的坏话,于是房琯称病不理朝事,逐渐地让唐肃宗深感失望后,被贬为太子少师。此时杜甫刚刚上任左拾遗,不顾生死,上书援救房琯,言辞太激烈,引起肃总大怒。后让颜真卿等人审讯杜甫,最后在张镐的帮助下才免于受罪。

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,杜甫把这些年了解到的人民大众的疾苦,通过各种方式告诉了唐肃宗,起初,唐肃宗还感觉杜甫认真负责,后来越来越发现杜甫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人,最终在八月的时候,命他回家探亲自省。

走在回家的路上,杜甫写下了这首《羌村三首》,详细记录了他的感受。

词句注释

峥嵘二句:是未到时的远望。峥嵘,山高峻貌;这里形容高空云阵压来,气氛严峻。赤云,夕阳映照,满天红云。日脚,指透过云缝照射下来的光柱,像是太阳的脚。古人不知地转,以为太阳在走,故有日脚的说法。

柴门二句:因有人来,故宿鸟惊喧。杜甫是走回来的,所谓白头拾遗徒步归,他曾向一个官员借马,没借到。柴门,一作柴间。归客,一作客子。千里至,夸张形容辛苦远归,实际不足五百里。这三字,辛酸中包含着喜悦。

妻孥二句:杜甫的妻这时以前虽已接到杜甫的信,明知未死,但对于他的突然出现,仍不免惊疑,只是发愣,所以说怪我在。下句说,惊魂既定,心情复常,方信是真,一时悲喜交集,不觉流下泪来。妻孥(nú),妻子和儿女。惊定,一作惊走。

生还句:杜甫陷叛军数月,可以死,脱离叛军亡归,可以死,疏救房琯,触怒唐肃宗,可以死,即如此次回鄜,一路之上,风霜疾病、盗贼虎豹,也无不可以死,现在竟得主还,的确是太偶然。妻子之怪,真不足怪。遂,如愿以偿。

歔(xū)欷(xī):哽咽、悲泣之声。

夜阑:深夜。更(gèng):夜深当去睡,今反高烧蜡烛,所以说更。这是因为万死一生,久别初逢,过于兴奋,不忍去睡,也不能入睡。

相对句:因事太偶然,故虽在灯前,面面相对,仍疑心是在梦中。相对,夫妻俩对坐着。梦寐,瞌睡做梦。

晚岁二句:晚岁,即老年。迫偷生,国难当头,却回家过日子,是苟且偷生;但这是唐肃宗下令让他回家的,本非自愿,可以说出于被迫。少欢趣,正因为杜甫认为当此万方多难的时候却待在家里是一种可耻的偷生,所以感到少欢趣。少字有分寸,不是没有。

畏我:是说娇儿见我不高兴,有点怕我。复:又。却去:步步退却地离开,显出娇儿面对杜甫的害怕而不理解的神态。一说此句当在畏字读断,是上一下四的句法,却字作即字讲,却去,犹即去或便去,是说孩子们怕爸爸回家不几天就又要走了,因为他们已发觉爸爸的少欢趣。

忆昔:回想去年在此地安家时,正是暑夏六七月间。追凉:寻找凉快的地方。

萧萧二句:杜甫回来在闰八月,西北早寒,故有此景象。萧萧,兼写落叶。抚事,思量当前国事。煎百虑,受种种忧虑的煎熬。

赖知二句:赖字有全亏它的意思,要是再没酒,简直就得愁死。糟床,即酒醡。注,流也,指酒。

如今二句:预计的话,因为酒还没酿出。足斟酌是说有够喝的酒。斟酌,酒倒在酒杯里慢慢喝。且,姑且。用,用来。迟暮,指老年。

始闻:最初的叩门声为鸡声所掩,这时才听见,所以说始闻。叩:敲。柴荆:犹柴门,园子篱笆门。

问我句:问是问遗、慰问,即带着礼物去慰问人,以物遥赠也叫做问。父老们带着酒来看杜甫,所以说问我。

榼(kē):酒器。浊清:指酒的颜色。

苦辞句:苦苦地以酒味劣薄为辞。苦辞,就是苦苦地说,一再说明,觉得很抱歉似的,写出父老们的淳厚。苦,一作莫。苦辞、苦忆、苦爱等也都是唐人习惯语,刘叉《答孟东野》诗酸寒盂夫子,苦爱老叉诗都不含痛苦或伤心的意思。

兵革:兵是兵器,革是皮革做的甲,兵革引申指战争。

艰难句:这是歌词。艰难二字紧对父老所说的苦况。来处不易,故曰艰难。惟其出于艰难,故见得情深,不独令人感,而且令人愧。从这里可以看到人民的品质对诗人的感化力量。

歌罢二句:杜甫是一个自比稷与契穷年忧黎元的诗人,这时又正做着左拾遗,面对着这灾难深重的黎元,而且自己还喝着他们的酒,不能不叹,不能不仰天而叹以至泪流满面。仰天叹,表示只有老天理解。涕纵横,形容热泪不绝,悲伤之甚。

白话译文

西天布满重峦叠嶂似的红云,阳光透过云脚斜射在地面上。经过千里跋涉到了家门,目睹萧瑟的柴门和鸟雀的聒噪,好生萧条啊!妻子和孩子们没想到我还活着,愣了好一会儿才喜极而泣。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,能够活着回来,确实有些偶然。邻居闻讯而来,围观的人在矮墙后挤得满满的,无不感慨叹息。夜很深了,夫妻相对而坐,仿佛在梦中,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。

人到晚年了,还感觉是在苟且偷生,但又迫于无奈,终日郁郁寡欢。娇小孩儿不离开膝下,一会儿就害怕地看着我,步步退却离开。闲来绕数漫步,往昔追随皇帝的情景出现在眼前,可事过境迁,只留下遗憾和叹息。一阵凉风吹来,更觉自己报国无门,百感交集,备受煎熬。幸好知道已经秋收了,新酿的家酒虽未出糟,但已感到醇香美酒正从糟床汩汩渗出。现在这些酒已足够喝的了,姑且用它来麻醉一下自己吧。

成群的鸡正在乱叫,客人来时,鸡又争又斗。把鸡赶上了树端,这才听到有人在敲柴门。四五位村中的年长者,来慰问我由远地归来。手里都带着礼物,从榼里往外倒酒,酒有的清,有的浊。一再解释说:酒味之所以淡薄,是由于田地没人去耕耘。战争尚未停息,年轻人全都东征去了。请让我为父老歌唱,在艰难的日子里,感谢父老携酒慰问的深情。吟唱完毕,我不禁仰天长叹,在座的客人也都热泪纵横不绝,悲伤之至。

郁郁不得志的杜甫终于又和劳苦百姓走到了一下,关注下一集,杜甫走向人民,洗兵马。明天见。

举报/反馈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诗集大全 » 第十一集:杜拾遗被贬回家“自省”